威尼斯人公司官网 无人驾驶初创公司异军突起:三天两轮融资超10亿美元

时间:2019-02-16 09:26 点击:94 次

  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天风证券表示,工信部近期发布《车联网(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行动计划》,并将发放5G临时牌照,5G-V2X将一部加速推动智能驾驶技术协同落地,未来电动、电子、网联、AI等技术应用将不断渐进落地,无人驾驶产业化进程值得期待。

  官方资料称,图森未来成立于2015年9月,专注于研发可商用的L4级别无人驾驶卡车解决方案。2018年10月,图森未来率先拿到了中国第一张重卡智能网联路测牌照,这是上海地方政府颁发的一张牌照。

  “在目前政策环境下,物流无人驾驶或许比客用无人驾驶更容易规模化上路。而特定区域、干线运输等场景相对是优先突破方向,这也将反过来推动包括特定区域、干线专线等物流服务的智能化和数字化。”他表示。

  一直以来,资本、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的追逐热情,以及无人驾驶场景的不断解锁和商用落地面临的巨大挑战,都让无人驾驶这个赛道引人关注。而一周三起堪称巨额融资消息的宣布,又一次让无人驾驶领域掀起波澜。

责任编辑:鲍一凡

  由于劳动密集、作业环境恶劣等特点,物流一直被认为是有可能最先实现无人化商用的领域,这也让无论是传统物流公司还是互联网巨头、科技创业公司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除了顺丰、德邦等老牌物流巨头,越来越多科技、互联网巨头利用自身的科技优势企图弯道超车。

  不过,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无人驾驶在物流应用场景问题上有诸多暗礁。科技企业如百度、谷歌在无人驾驶领域更需要联动实体物流企业。而京东、苏宁拥有大量场景数据和专业需求,可以借此与技术型公司强化供需联动。创业公司更需要与场景应用企业联动,如智加科技与满帮集团合作,获得满帮在需求及应用场景的支援。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刚刚获得融资的图森未来、Nuro,还是大多数无人驾驶初创企业,都将物流场景开发作为重要的战略方向。

  2月13日,无人驾驶初创公司图森未来宣布,已于2018年底完成9500万美元D轮融资,此轮融资后图森未来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踏入“独角兽”一列。

  在自动驾驶领域先后投资了包括文远知行、飞步科技等无人驾驶公司的创新工场首席运营官陶宁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选择人工智能创业企业时,不仅仅是无人驾驶场景,第一是选择技术,是可以商业化的技术,技术一定具有前瞻性,技术团队要足够强。第二创业团队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商业落地的大方向,这个方向可能是比较宽广,它需要一步一步地走。

  业内认为,自动驾驶科技市场空间大威尼斯人公司官网,产业链长威尼斯人公司官网,未来会逐渐成为新的支柱型产业威尼斯人公司官网,势必会产生新的超级企业。此外,物联网、大数据、AI等技术的应用正在推动物流市场向智能物流加速转变,物流场景对无人驾驶、配送技术和解决方案的需求也引发资本和创业公司的进一步加码。

  2018年4月,普洛斯和物联网科技公司G7、蔚来资本出资组建了无人驾驶新技术公司嬴彻科技,该公司在11月获得全国第一张针对干线物流场景的自动驾驶重卡测试许可证;11月28日,自动驾驶初创公司文远知行获得雷诺日产三菱联盟Alliance RNM战略领投的A轮融资;11月15日,智加科技宣布完成A 轮融资,随后与一汽解放、满帮集团联合宣布,就推动中国无人重卡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和落地,与英伟达建立合作关系……

  无人驾驶资本市场似乎开启了新一轮的“疯狂”。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公开消息现实,Nuro本次融资将用于扩展物流配送服务区域、增加合作伙伴、扩展车队、完善自动驾驶技术以及招募人才。2018年12月,Nuro与生鲜连锁超市Kroger联合宣布,将推出全球首个面向大众的自动驾驶汽车送货服务。图森未来和智加科技与物流企业的合作案例也不在少数。

  创业公司“异军突起”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图森未来自2017年11月C轮5500万美元后,时隔15个月后最新的一笔融资,本轮融资由新浪资本领投,英伟达、治平资本和复合资本跟投。

  物流全场景无人化渐行渐近?

  实际上,除了图森未来,无人驾驶领域在2018年以来持续上演了“城头变幻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连续剧。

  初创企业的“异军突起”,大有赶超无人驾驶巨头光芒之势,但是面对越来越多的入局者,资本对无人驾驶初创公司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提到无人驾驶,更多人最先想到的还是谷歌、百度等巨头对无人驾驶的布局,即便是物流领域,也多关注京东、菜鸟和苏宁在无人重卡、无人配送方面的进展,而随着无人驾驶领域蕴含的巨大机遇逐渐显现和资本的持续加码,越来越多无人驾驶创业公司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就在两天前,美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Nuro宣布获得软银愿景基金9.4亿美元融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则在2月8日宣布,获得来自亚马逊、红杉资本和壳牌投资部门的超过5.3亿美元投资。

  2019CES前夕,百度用自动驾驶车队从长沙运送了一个Apollo标识的包裹,乘坐飞机跨越太平洋后,于CES首日由当地无人货运车送达拉斯维加斯。在这个过程中,百度Apollo实现干线物流、支线物流、终端物流等全物流场景覆盖,这也是全球首次完成的自动驾驶物流闭环,一度引发业内外的关注和讨论,也让更多人看到了自动驾驶在物流领域的巨大想象空间。

  图森未来将通过此轮融资继续扩大在中美两地的无人驾驶商业化运营规模,具体包括建立图森未来与整车厂、一级供应商和传感器生产方等合作伙伴之间的研发生产合作体系,以推动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进程。

文丨西部君

年终岁尾,最热的话题当属过年了。据不完全统计,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东北女孩过年返乡指南》、《互联网人回乡求生指南》等各种“教做人”的攻略。

的确,回家过年是件庄严的事,而城乡间的落差,又让返乡青年面临着文化切换的问题。在国贸CBD办公的Tony,回乡就变成了狗蛋;单身贵族的独立和自由,反而变成了亲友眼中嫁不出去的象征。

我们之所以牺牲颜值(在多数时候,回家的你衣着极有可能土鳖化),承受着被亲友围观打量的代价,从繁华都市回到市井乡村,除了阖家团圆外,图的还是那点年味。

但你应该也发现了,年味已越来越淡,甚至徒具形式的外壳。春晚食之无味,春节拜年成了例行公事,压岁钱成了比红包大小。

而且越是大城市,越没有年味——北上广深大年三十的寂寥冷清,相信不少人深有感觉。

为什么会如此?今天,“西部城事”试着从城市化和区域经济的角度来解答。

01

年味没了,背后是农村没了

在谈论年味前,先得搞清楚,年味是怎么来的。

春节成为法定节假日的时间不算长,不过它的习俗,大部分都是从农耕时代甚至更早的时期演变过来的。

习俗换个说法,就是各类仪式。我们记忆中的年味,基本上都是由各种仪式填充起来的。

庙会,来源:网络

比如压岁钱,寓意压住邪祟、辟邪驱鬼;贴年红(春联),寓意红红火火。还有很多仪式都是和祭祀有关,像祭灶和开门炮仗,等等。

另外,逛庙会、赛龙舟、赏花灯,诸如此类的大型活动也是民俗的一种。

这些源于农耕文化的仪式,在广袤的乡土社会源远流长。它反映出农业生产时代,人们对大自然和诸神的一种敬畏之情,以及物质贫乏年代又度过一年的喜悦。

大工业时代,轰鸣的机器带来了城市化,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大大提升了。封建色彩的观念逐渐退场,许多传统的祭祀仪式,变得不再重要。

到2017年为止,全国城市化率不到50%的只有新疆、广西、云南、甘肃、贵州和西藏六个地区,上海、北京和天津甚至超过80%。

制图:西部城事

大体可以得出一个判断,在年味的比拼上,上海、北京和天津要远远敌不过前六个地区,拥有广大乡村腹地的后者,正是民俗、仪式保留比较完整的地区。

为什么?因为城市是一个全新的场景,狭窄的单位面积,聚集了大量的人口。单元楼里的邻居之间,遇上了可能都不会打招呼;80/90后记忆中那种同一个村小伙伴结伴玩耍放炮仗的场面很难出现。

城市化本身是反传统的,它的一切运转规则,服务于公共效益最大化的目标。

举个现实的例子,像开门炮仗这类有负外部性的仪式,在大城市已没有执行余地,因为规章明确禁止了。

2015年文化学者冯骥才,曾说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

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多万个。

消亡的是村庄,也是能撑起年味的各类仪式的载体。返乡笔记文体的火爆,以及它所引发的争议背后,不是农村彻底变了,而是城市化改变了围观农村的视角。

02

春节,北上广深阶段性空城化

城市化对民俗和年味的改造,一种方式是乡村的消亡,另一种方式则是人口的流动。

春节的民俗和仪式,具有高度的地域特色,比如江南有点岁灯的传统,而广东人给红包叫派利是。人口流动,不可避免地带来文化融合,地域特色的习俗日渐消失,一如方言式微。

当然,也有一些地域特色传遍全国。比如劳动力大省四川的外出务工人员,将川菜带到了全国,因为川菜接受程度低,且跟日常生活挂钩。

但春节民俗截然不同。首先,仪式的举行需要比较高的门槛,人口密集的城市,陌生人的社群结构和狭小公共空间往往无法提供;再者,它的频次很低,一年才一次。

所以,越是城市化高的地区,越显得缺少年味——流动人口的汇聚,让一座城市缺少共识性的民俗和仪式。

而且,更重要的是,春运季节性返乡流动,让城市出现了短暂的空心化。

不久前的《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蓝皮书》显示,流动人口数量最多的城市,正是上海、广州、深圳、北京四大一线城市,其中上海、广州常住流动人口在900万以上。

来源:网络

此外,广州、深圳、珠海的外来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在60%以上。二线城市苏州、天津、杭州、成都等,流动人口在300万以上,要低于一线城市很多。

越是大城市,对人口的虹吸能力越强。等到春节来临时,他们又集体返乡,传统的劳动力大省如安徽、河南、四川,变成客流迁入量大于迁出量的地区。

一座城市突然减少几百万人口时,地铁变得空荡荡,临街的店铺悉数关门,不难想象它会是何等的冷清。没有人气,年味当然也无从谈起。

03

没了年味,但过年有了新玩法

没有年味的春节,还值得过吗?

其实如果让见证过春节民俗剧烈变迁的80/90后群体,回到更有年味的时代,他们未必真的愿意。

原因很简单,乡土社会的年味,很大程度上是被浪漫化了的,穿过岁月去回忆,当然会增加玫瑰色的甜蜜感。

说到底,过去物质匮乏,过年才会有很多仪式,以示庄重,年味就是这么来的。

比如很多地区应该都有“看菜”的说法。它是指春节客人到访时,只摆上桌陈列展示,但却不吃的菜肴。有“看菜”就说明这个家庭有拿得出手的菜肴。只是这种刻意展示,本质上还是源于贫乏。

添置新衣,集中采购年货,一度也是过年的必备仪式,它同样是源于贫乏。

现在网购如此便利,物流直通乡下,在网上可以随时下单买年货。城乡隔阂被打通,哪怕在平时,也能买到具有地域特色的特产风味,年味自然会淡很多。

年货的种类也在变化。网购数据显示,坚果、蜜饯和膨化食品依旧是老三样,但新需求正在诞生。游戏机、景点门票和运动手包,成为年轻人的新三样

还有春晚。过去,举家围坐看春晚,几乎是除夕夜的标配。因为娱乐方式少,拥有一台彩电都不太容易,举家观看才显得有仪式感。现在同样是春晚时间,年轻人却是用手机度过。

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这个习俗变化的背景是,彩电逐渐普及。比如2017年的年鉴显示,每百户的彩电拥有量是122.2台;1999年的城镇居民,每百户的拥有量也只有59.04台。

城市化改造民俗,技术则让春节更加便利。就像过去提到春运,我们能够想到的几个默认场景是,在人工售票窗口排队买票取票;拖着编织袋大包行李,疲惫地挤上绿皮车;吃泡面。

春运第一天,广深城际铁路率先推出支付宝扫码乘车,拿起手机刷一下二维码即可进站,车次及座位信息实时显示。与此同时,发达的网购和物流,让返乡可以轻松便利,拉杆箱成了更常见的工具;

取代绿皮车的动车、高铁更加快速,节省时间;旅途上饿了也不要紧,可以用手机点外卖送上车。

春节的玩法也在多样化。不太熟的人之间,为了免去登门拜访的小题大做,可以发个8.8元的拜年红包。

再比如集五福成为新民俗,亲友相互见面,寒暄的第一句可能是,你有没有“敬业福”。科技重塑了民俗IP,传统的“祈福”文化通过互联网公司这种现代感的玩法重新传承。

年味浓的年代,春节的所有习俗或者祭祀仪式,几乎都是服务于自身生存的基本诉求。

但像最近火热集福活动,福气林还发布星座福气值排行榜,根据人均浇水量,换算成福气值,把春节流量导向公益,并让公益时尚起来,新民俗的功能外延拓宽了。

小结:

最近几年,反向春运开始流行,但它涉及的人数其实并不多,指望父辈们将民俗从故乡带到城里不太现实,大城市年味越来越淡的趋势很难改变。

这当然不是坏事,一方面,年味淡不意味着过年的玩法少了,恰恰相反,现在的娱乐消遣方式大大增加,消费选择多样化。

另一方面,春节民俗背后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浪费、攀比,比如娱乐方式只有打牌、喝酒的乡土文化,理应随着年味的淡化而逐渐减弱,向更加现代性的城市靠拢。

所以在过年这件事上,大城市会丧失一定的竞争力,但是被县城比下去的北上广深,早已经赢得了未来。

  报告日期:2019年1月28日


当前网址:http://www.cocoa101.com/wnsrgsgw_132997/
tag:威尼,斯人,公司,官网,无人,驾驶,初创,而,随着,